事情发生太过突然,连姚泽都没有察觉,岩壁前竟一直隐匿着一位高人,看其露出的铠甲,显然是侏儒族人无疑了。

“砰!”

猝不及防下,春野的娇躯直接被砸飞,打着旋朝下方坠落,遮面的丝纱早已被震落,露出毫无血色的俏脸。

大骇之下,姚泽再也顾不上隐匿身形,黑光一闪,一把就将春野抱住,檀口中血水“汩汩”地直冒。

慌忙中,他的右手直接贴在粉背上,一股真元透体而入,紧紧地护住了她的心脉。

突然又出现了一人,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,一道长笑声在虚空中回荡,“哈哈……原来是姚道友,你能够从墓地空间中逃出,不赶紧找个洞穴躲藏起来,却眼巴巴地自投罗网,可笑之极。”

随着大笑声,一个全身被黝黑铠甲覆盖的侏儒人就站在了半空中,而下方的灵师兄也暴喝一声,“别让他跑了!”

六位魔王修士没有犹豫,遁光闪动,各自腾空而起,直接堵住了姚泽的退路。

见到姚泽突然出现,春野苍白的面容露出惊喜,想要说些什么,可檀口中血水根本止不住地外冒。

“夫人,没事了,我们回去。”姚泽见状,心中一颤,连忙柔声安慰道。

“回去?看来道友已经被美色迷住了神智,如果你现在束手就擒,老夫担保你可以加入侏儒族中,不然就要陪着美人一同神魂俱灭!”那位侏儒族人冷笑着道,大马金刀地站在那里,根本就没有将对方放在眼中。

身后六位魔王,自然后退,姚泽深吸了口气,身形徐徐而起,朝着对方径直飞去。

清新纯白淑女边走边拍

侏儒族人双手抱臂,露出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讥讽,一位大魔将修士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,自己一拳就可以让他变成肉酱!

眼见对方来到近前,侏儒族人不再客气,右拳刚想扬起,一道冷哼声突然响起,脑海中似乎突然有根铁杵狠狠地戳进,这股巨疼突如其来,根本无法忍受,他惨呼一声,身形朝着下方直坠而去。

如此近的距离,猝不及防下,即便此人肉 身再强悍,也无法承受“戮神”的一击!

身后数道破空声突然响起,显然六位魔王修士见状不妙,同时出手,姚泽没有迟疑,朝着岩壁直扑而去,这里他曾经来过一次,自然熟悉异常。

果然,眼前的岩壁一晃,身形就没入其中,而数道光柱也跟着从身边穿过,“轰隆”巨响声起,把那些魔王修士都挡在外面。

入口处,五六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各自祭出魔械,姚泽还没来及细看,福伯慌张的声音就响起,“怎么样?族长她怎么样?”

姚泽这才发现福伯站立在那里,气息极不稳定,目光更透着慌乱,而最里面的那块巨石上,名叫龙儿的幼童熟睡正酣。

他也顾不上见礼,连忙把春野和龙儿躺在了一起,握住了芊芊玉手,磅礴的真元徐徐而入。

福伯知道他正在施救,心中焦急,也不敢打扰,而外面的攻击也停了下来,这片空间一时间安静之极。

足足过了一柱香的时间,春野长长的睫毛一动,有些虚弱地低声道:“扶我起来……”

姚泽也松了口气,连忙把她扶起,而福伯早已递过来一枚血色丹丸,片刻后,春野的玉容上才稍微恢复点血色。

“这次幸亏你来了,可这样也让你受了连累……”春野歉然地一笑,嘴角的血渍依旧触目惊心。

姚泽微微摇头,毫不在意地一笑,伸手用袍袖把那些血渍拭去,自然异常。

过了片刻,才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侏儒族人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厉害的人物?”

“不是,他是浦良知,伪装成侏儒族人,整个连云城只有他有这个实力。”没想到春野螓首微摇,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“是他?难怪……”姚泽先是一怔,接着释然地点点头,此人也狡诈之极,到了这个时候,还不愿意直接撕破脸皮,竟伪装成侏儒族人!

“这个卑劣小人!当初被修士追杀,还是你母亲出手把他救下,现在竟恩将仇报,真是狼子野心!”一旁的福伯狠狠地一顿拐杖,口中却连连咳嗽起来。

姚泽打量下众人,几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已经倒下了两个,其余诸人也神情萎顿,而福伯明显伤势未愈,而现在春野又被偷袭重伤,那头虎影天鹰也不知去向,这里完好的就一个不足三岁的幼童了。

此时依仗的就是这个法阵,还有几位老者手中的魔械,可照眼前形势,估计连一天的时间都无法支撑,这片禁制就会被破开,对方还有一位深不可测的魔王后期修士,再加上那实力堪比圣真人的浦良知!

自己之前侥幸用“戮神”偷袭,可如果再遇上对方,肯定不会给自己这样的机会了……

“先养伤吧,等你们都恢复了,我们齐力冲出去!”此时他也只能如此安慰道。

奇怪地,春野闻言,并没有立刻回答什么,反而望向了福伯,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。

“姚道友,墓地之行怎么回事?不是还有半天的时间,你怎么提前出来了?”福伯沉吟一下,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姚泽也没有隐瞒,把墓地遭遇稍微解释一番,当然自己最后破解法阵时,一时不察,忘记了那里只是片极不稳定的空间,这一段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提及的,即便云雷余他们说起,自己也来个死不认账,不然四族之人知道自己把他们老祖宗的安息之地给毁去,不找自己拼命才怪。

“这些该死的!明明知道那里极不稳定,还一下子偷放进去那么多人!”福伯气的连连顿动拐杖,又是一阵低咳声。

姚泽有些心虚地,连忙询问起眼前形势,如果说那些侏儒族人对付自己,是因为仇恨,可为什么明目张胆地把修士引到连云城中?

要知道四族之间相互有些矛盾,可一直是一致对外的,谁也不可能离开谁单独生存,难道想把双角族灭族?可怎么又牵扯到浦良知?难道三族联手一起对双角族出手?

春野闻言,没有说话,而是低头看着熟睡中的龙儿,眼神中露出凄然,福伯犹豫一下,还是徐徐地开口了。

“一切都是因为龙儿……”

“什么?龙儿?怎么可能,他还只是个孩子!”姚泽一时间大奇,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如此。

福伯的嘴角抽动了一下,没有立刻回答,而春野却幽幽叹道:“龙儿现在虽然是个孩子,可一旦成长起来,前途根本无法限量……他有着一对金角……”

“什么!?”

这次姚泽彻底地被镇住了,金角血脉!

他在双角族日久,早就听三树、光老他们念叨了无数遍,传言中的金角血脉从来没有在家族中出现过,连上古时期辅助广凡大帝成就不世霸业的先祖,也只是和春野一样的赤角血脉。

龙儿依旧熟睡中,黑发中露出的那对短角,依然是银白之色,似乎明白他的疑惑,一旁的福伯随口解释道:“龙儿此时的模样,已经被秘术遮掩了,等他成人之时,秘术自解。”

姚泽下意识地点点头,对眼前的局势豁然了解。

青、黑、白、赤、金,双角族中出现一个赤角血脉的春野,已经要带领家族走向了复兴,如果再出现一个金色血脉,一旦成长起来,铁定要凌驾整个连云城之上!

如此原本平衡的局面肯定被打破,难怪其余三族绝对不允许龙儿出现……

“龙儿刚一出世,我们就采取了绝密措施,可还是泄露出去,他还是个孩子,就要遭受如此磨难……”春野怜爱地抚摸着龙儿的脑袋,神情一片凄然。

“那个……龙儿的父亲呢?他怎么不来帮助龙儿?”姚泽踌躇一下,还是开口问道。

春野闻言,抚摸的玉手突然一僵,俏脸一片苍白。

姚泽心中一动,知道自己问的有些唐突,连忙干咳一声,刚想岔开话题,一旁的福伯用力一顿拐杖,冷声说道:“龙儿的父亲无情无义,不提也罢……”

这话听起来十分别扭,姚泽也只能无言地摸了摸鼻子,空间内一时间安静下来。

过了一会,春野似乎想起了什么,连忙一掀龙儿的衣衫,“要不你来看看,这天蛊之毒你可以解吗?”

“天蛊之毒?”姚泽闻言大奇,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东西,连忙探身望去,入目却大吃一惊。

“这是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他都没有发觉,自己的声音竟有些颤抖。

龙儿细小的脖颈上挂着两块玉佩,其中那块幽蓝的正是自己所送的凝魂玉,而春野把另一块洁白无暇的玉佩拿起,微微一搓,白玉竟诡异地发出蒙蒙黑光,而一条寸许长的虚幻小虫竟在其中蠕动不已。

一旁的福伯并没有多言,五指一探,一道霞光就笼罩了龙儿胸口,让姚泽目瞪口呆的事出现了。

龙儿的肌肤上,竟然也隐约出现一道虚幻的虫影!

“这块天蛊玉现在已经和龙儿联系在一起,根本不能冒然毁去……”春野凄然解释道。

福伯修行了万余年都束手无策,此时询问姚泽,也是没有他法了。

姚泽此时心乱如麻,龙儿的一举一动无不牵扯到自己心神,可天蛊玉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,哪里知道如何解救之法?

“等一等,容我想一想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