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最快更新妻不厌诈:娄爷,我错了!最新章节!

随着距离越拉近,姜小米一个饿狗扑食,把茶茶抓了个趔趄,两人纠缠了一阵子,茶茶败下阵来。

“姐姐,我喊姐姐了,真有事……”

姜小米才不会信她那一套,早不有事,晚不有事,偏偏突然有事了,她抓着茶茶,两人坐在了路边的小花坛上。

姜小米气喘吁吁道:“说清楚,有什么事,说——”

茶茶发现摆脱不了,索性任由她抓着,两人都出了一身的汗,再被风一吹,冷意袭来,茶茶不由得打了个哆嗦:“魏……魏少雍不准我超过八点钟回家,这都七点半了。”

姜小米狐疑的眯起眼:“是这样吗?”

茶茶讪笑:“我一个孩子能说谎吗?”

“那我派人送回去。”

茶茶拿出手机:“不用,我叫阿武来就好了。”

阿武是魏少雍身边的保镖,电话打完没多久,阿武便开车商务车过来了,茶茶上车之前,回头瞅了一眼姜小米,她脸上的笑容像是一朵绽开的花朵:“小米,我下回再找玩?”

姜小米道:“行啊。”

漫步在夕阳下的文艺清纯美女图片

茶茶抿唇一笑,闷头钻进商务车。

……

铭泰山庄

茶茶一进门就看见付青青坐在沙发上,听见开门声,付青青从书本里抬起头。

魏少雍今晚有个应酬,所以没有回来,家里就只有她们两个人,阿武确定茶茶安到家了,便开车走了。

别墅内的佣人对待茶茶的态度说不上好,也说不上坏,她们拿她当成短暂居住的客人,所以也没有什么热情可言,询问也只是一个过场。

“阿茶小姐,吃过了没有?”

茶茶冷冰冰道:“吃过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得知她吃过饭,管家也不再过问,倒了杯水搁在桌上就完事了。

付青青看着茶茶:“回来了?”

茶茶换了拖鞋,拎着书包从她面前走过去,连一丝余光都没有给她。

付青青仿佛已经习惯了茶茶的忽视,起身跟在她身后一起上楼。

“茶茶,作业写完了吗?”

茶茶推开自己的房间门,砰得一声甩上,将付青青关在门外。

付青青在茶茶反锁门之前,拧开了卧室的门扉。

自己的地盘被人擅闯,茶茶自然不客气了,她冷着嗓子道:“出去。”

“作业写完了吗?”

“关什么事?”

“虽然不关我的事,但既然魏少把交给我,我就要对负责。”付青青说的句句在理。

茶茶听得有些好笑:“以为自己是谁啊,对我负责?”

付青青当然听得出茶茶的言下之意,她既不是这里的女主人,有什么资格对这栋别墅里的人负责呢?

她缓缓勾笑:“听少雍说,还有几个月就到十八岁了。”

茶茶眯起眼:“干什么?”

付青青笑里藏刀,直捣茶茶心窝子:“就这几个月,忍忍就过去了。”

茶茶表情一愣……

是啊,她还有几个月就走了,这儿不是她的家,魏少雍也不是她真正的家人,她把关系闹得这么僵干什么呢?

痛苦总是伴随着清醒而来。

茶茶被刺痛了,她立刻反击:“我的日子我自己算着呢,用不着费心,应该算算自个儿的日子,能在这儿待几个月?”

付青青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,不过她比茶茶能沉得住气,她忍着怒火笑呵呵道:“这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,小孩子还是把功课做好最重要,来,让我检查检查作业写的怎么样了。”

茶茶懒得再跟她费口舌,弯腰捡起书包朝她丢过去,付青青被砸了个趔趄。

这一幕正好给回来的魏少雍看见了。

“茶茶!”

男人严厉的嗓音直接从一楼传递到了二楼,茶茶眉心一跳,连忙从房间里窜出来,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往下看。

魏少雍脱了外套递给佣人,身上只穿了一件商务马甲,他应该是刚刚应酬结束。

付青青看见他,连忙堆起亲切的微笑:“回来了?”

魏少雍眉头拧成了一道疙瘩,他注视着茶茶,严肃的口吻像极了教训女儿的父亲:“教过多少次了,有这么对待长辈的吗?”

茶茶翻了个白眼:“她也算长辈?”

魏少雍迅速颦起眉头:“没大没小的。”

付青青夹在中间,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,佣人端了一杯热茶递给魏少雍:“先生,喝点茶,润润嗓子。”

“对,多喝点茶,润了嗓子好继续骂我。”茶茶讽刺的一句,转身回房间了。

付青青拎着茶茶的书包走下楼梯。

魏少雍道:“她从小被七伯宠坏了,就这个性子。”

付青青笑道:“我像她这么大年纪的时候,我也是这样的,等再大一点就好了。”

魏少雍坐在沙发上,吹拂着杯子里的茶叶:“这段时间辛苦了。”

“没什么,其实我也挺喜欢茶茶的,别看她这个样子,其实她很有个性。”

魏少雍抬起眉头,略有些诧异:“是吗?”

付青青不明白他反问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下意识的点点头:“是呀。”

魏少雍笑了笑:“那就好。”

付青青当着魏少雍的面仔细的替茶茶检查作业,半个钟头过去了,付青青合上作业本,欣慰的舒了一口气:“茶茶最近进步挺大的,作业题居然都对了。”

魏少雍把茶杯放在茶几上,笑不达眼底:“这都是的功劳。”

付青青心中一热,略带羞涩的垂下头:“这哪里是我的功劳?是茶茶自己上进才对。”

茶茶看透了付青青的动机不假,但要说付青青对魏少雍纯粹是攀附,那倒也不是。

付青青在见过魏少雍第一面的时候,那颗心就彻底沦陷了。

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非常有魅力。

而且这种魅力还不是金钱可以堆砌起来的,也许只是稍稍的一个眼神,便能叫人魂牵梦萦。

付青青没怎么谈过爱,可她知道,眼前这个男人,敷衍不得,也欺骗不得。

她这么讨好茶茶,也是想让魏少雍看见自己的真心。她看重他的权势,也一样看重他这个人。

“少雍,时间不早了,我得回去了。”

魏少雍站起来:“我送。”

付青青笑了笑:“嗯。”

她是开车来的,所以魏少雍只送到门口,便撤回来了。

他一言不发的踏上楼梯,往茶茶的房间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