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她说她这一下不是故意的,有人信嘛……

调整了一下心态,重整旗鼓她才跨进门去,一进去就去找那个躲起来的大佬。

很好,人又乖乖窝在角落里,坐姿帅气,一根头毛的摆动都显得悠闲自得。

“大佬,能拜托把大门打开嘛,我要出去。”

她站在距离门不远的地方大声说道,那边悠闲是伐,她就严肃!

可这个大佬居然对她的话没有反应,垂着头看着地砖,好像那黑色忽然就特别好看了起来似的。

嘿,这人,他到底是咋了,咋忽然让她觉得有些别扭呢,虽然和他实际接触的时间也没几天,但大佬大概的脾气她还是摸到一些的,一般来说他都不会故意躲着谁。

可他明显是在躲她的对吧。为什么要躲她呢?难道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?!

她的脸色顿时就变了,现在能做的“对不起”她的事可不只有外面想要闯进来的那批人嘛,难道他刚才站那儿看不是想看人,而是在想什么坏主意?!

他该不会是主动把人给放进来了吧!

她再一次神准的料中了情况,一想清楚就要往外跑。

把门关了是吧,没关系,她直接翻墙,这其实根本就不算事儿。之前是要注意素质才没那么做,现在她就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两小无猜 亲密无间的闺蜜写真集

那两人进不来她都要担心呢,要随时掌握情况。现在倒好,大佬居然亲自放人进来了,他是真不知道男主和女主意味着啥啊!

可她没跑到门口,石殿的门再次“哐啷”关上,活生生拦死她要出去的路。

这回可和刚才不一样,她冲上去试着拉了拉,是真的关死了,哪怕她用腿辅助,都没法拉动那门分毫。

门不行就走窗!这会儿了,她也不再拘泥什么,一看此路不通迅速调转目标。

可惜九方幽殓的反应更快,她只刚松手他就知道她的打算似的,所有开着的窗户也发出连串的撞击声一起关了起来。

这下好了,整个石殿成了彻底的封闭空间,那真是一点光都照不进来,哪怕是修士的眼睛,看面前的空间也有些暗淡,气氛顿时就不妙起来。

花灵媞傻在原地看了一会儿门啊窗啊的,忽然呼吸就急促起来,莫名想起一些不对劲的音乐,在自己脑子里反复播放。

接着她转过身,看着墙角坐着的某佬从地上慢腾腾站起,再一点一点朝她走来,呼吸不由变的急促,“唰”一下抬起胳膊交叉抱在胸前,护住某重点部件,咬住微颤的下嘴唇就摇了摇头。

“大佬,我不行的……”

她悲惨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???

九方幽殓在她的这句话下脚步一顿,心里顿时冒出这么三个问号。

不行?什么不行?

他淡定的看着某戏精以及那两条胳膊两秒,然后回了一句,“我也不行。”

说完就伸手毫不避讳抓下那两条胳膊里的一条,把人往前一带,再用另一条胳膊往下面的一圈腰上一环,花灵媞整个人就被他圈在了怀里,他再一个提气,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的关着的门,两人就飞出石殿上了天。

花灵媞在这一瞬间就已经死了!

现在请叫她粽子。

她茫然的低头用余光瞄了瞄腰上的手,再抬头看头顶简直可以说是贴着自己的脸,真的连气都不要喘了,只觉得一魂升天二魂出窍,只剩下三魂在体内觉得自己可能升上了天堂!

这是真大佬嘛?这是真大佬?!真的的真大佬?!

她想用手去捏一捏头顶的脸颊,以证明自己不是又犯病了。这个家伙刚才不是明明说自己不行的嘛,那请问现在他在干啥?!你不行你还这样,这种男人一看就是没被女人那啥啥过!

不,她行了,她这会儿忽然觉得又行了!

刚才的话推翻不作数啊,有什么啊,不就是友好的运动嘛,人家都那么主动她有什么可怂的!就大佬这种级别的男人,怎么的做都是赚了,更何况反正她现在也已经死了,她怕个鬼!

她觉得现实世界是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的,只有死后的天堂才会按照她内心深处的欲望来实现梦想,所以就坚决觉得自己死了。

她在飞,耳边的风声巨响,吹的脑子越发晕乎,可头顶上的人却越来越清晰。哼,天堂啊天堂,既然你这样随意就别怪我肆意,在自己死后的世界她还不能放肆一回了?!

想着她就放开胆子将能活动的一边手慢慢抬了起来,微微颤颤的向上伸,想把自己的两根手指搁到那鼻根上去,这事儿她馋了好久了,从近距离擦佬那一天起就在手痒痒。

可她的手要去捏鼻梁的话不是伸着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冲上,另外的无名指同小指虚握的嘛,她虽然被抱着,但个子依旧没法同搂着她的人比,于是在上升的过程中难免吃力。

这么一看的话,她在某个距离上那姿势那手势就看不出来要去捏东西,好不容易伸到鼻头下面的时候反而像是伸着食指和中指要去插什么。

好死不死的是这时候九方幽殓低下头,那两根手指竟然就这么真真正正的插入了洞洞中,严丝合缝完美融合。

一瞬间,花灵媞从天堂掉到了地狱,感觉耳边的风声一下子就不见了,觉得自己彻彻底底活过来了,并且要面对第二次的死亡,和刚才猝死不一样,怕是要被活生生打死!

她觉得大佬此时此刻的表情她会永世难忘,他那眼神就仿佛再说“我在好心带你飞,而你却肖想着我的鼻孔”!

没哪个正常人会肖想插别人鼻孔的对吧,这样的乌龙事虽然她也看见过几次,可发生在大佬身上真的就让人发毛。

可是这事儿难点还不在插进去,而在于插进去之后接下去要怎么办。拔出来?出来肯定是要出来,只是这个拔就有点困难,万一拔太快把大佬的鼻水带出来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好在这事没让她操心太久,随着鼻孔上方暗光闪动的眼睛闭上,她那只罪魁祸手就被包住,快准狠的抽离了那俩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