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头的大小,决定了地位的强弱,这句话一点不假!

“当然动手之前,我有个提议讲给听。与其说提议,不如说是的好处。”慕容紫俊卖了个关子,自顾自继续道:“只要放弃这场比赛,主动认输,并且宣誓,向我慕容紫俊俯首称臣。我承诺,未来大燕帝国,必有十足的分量,赐永世大公也未尝不可,如何?”

由于带伤,慕容紫俊真心不想和秦浩交手。

假设他把最终底牌消耗在秦浩身上,待会便会失去与周悟道谈判的强力筹码。

他需要拿最终底牌,威胁周悟道。

“大燕帝国的永世大公,真是让人心动啊!”

“虽然比起大辽独一无二的驸马之位,这个大公连狗粪都不如。可秦浩应该明白,他眼前不仅有紫俊太子和强大无比的周悟道挡路,此外,还有帝武神秘无比的第一人和第二人!”

“拿无法预测的结果,换大燕帝国的永世大公,稳赚不赔的买卖!”

场下武者开始议论,不少人心头火热,被慕容紫俊的诱惑,引得心动不已。

“让我放弃比赛,还让我俯首称臣?在白日做梦吗?”秦浩冷笑,不会答应。

“秦浩,不向我俯首称臣,我怎能安心赐大公爵之位?”慕容紫俊有点急,他给予的大公,是有权有势有领地的危险大公,并不是摆设,堪称一方诸侯,握有改变大燕命运的兵权。

“如果嫌弃位置低,那么……我破一次先例,让做大燕的外姓亲王,一旦本太子登基,便让权倾天下,这样可好?”

长发白衬衫白领美女气质清纯唯美人像图片

秦浩迟迟没有答应,慕容紫俊一咬牙,再次加大筹码,他的心都在滴血。

这番话马上引起轩然大波。

大燕帝国的外姓亲王,确实史无前例。

莫说普通武者,连一些宗主和掌门也怦然心动,恨不得化身秦浩点头应下来。

对此,段子绝眼眸内一片焦急,生怕秦浩经受不住慕容紫俊的诱惑。毕竟国力而言,大辽不如北燕。

北燕亲王实际上已经不比萧毅的位置低多少!

萧毅此刻冷静的很,眼眸甚至泛起兴趣的神色。以前他只是考验了秦浩的本事,却忽略了心性,此刻倒想看看对方如何选择。

秦浩的选择,也将决定萧晗在他心里的位置。

“喋喋不休,放了那么多臭屁,意思是萧晗等同于筹码,如果的筹码大,我就可以直接抛弃萧晗对吗?慕容紫俊,以前我还觉得,在北疆算个人物。如今看来,就是个垃圾和人渣,不配站在帝武大赛神圣的斗台上,废话少说,来战吧!”秦浩斩钉截铁回绝,红莲火气涌动周身。

观他坚决的态度,有人摇头,也有人点头。

更有人叹息!

“秦浩,不识抬举到极点,真以为可以击败我,并且击败我的周悟道大哥,一跃当上大辽的驸马爷吗?好吧,我让见识一下本太子的恐怖修为!”

慕容紫俊恼火万分,再次取出一个瓶子,把瓶子里的丹药部倒进嘴里。

这个瓶子在他与齐元战斗时取出过。

毫无疑问,里面的丹药是助他从五阶元尊初级,临时破入中阶的丹药。

此时随着他服下,慕容紫俊原本跌回初级的气势,再一次开始节节疯狂攀升……

中级!

巅峰!

五阶元尊极致境!

嗡!

强盛的元气由周身扩散,慕容紫俊突破五阶壁垒,达到六阶元尊高度,并且还没有停止,一举突破六阶元尊巅峰,气息才稳固下来。

这一幕,让台上的周悟道稍微变了一丝脸色。

武者踏入武道后期,每一阶晋升困难重重,形如天堑!

虽然慕容紫俊属于临时借助丹药突破,等时间一到,还会重新跌落回去,却也足以让人惊骇了。

伴随与此,慕容紫俊的面孔出现强烈的扭曲感,好像很痛苦的样子,获得飞跃性的力量同时,他的身体也承受着药力的冲击。

“怎么样姓秦的?现在的,还有胆量与我一较高下吗?此时退出,我方才的话依旧算数。否侧我动用九头圣狮元魂的样子,也看到了,区区八阶元王根本承受不起!”慕容紫俊忍受痛苦,释放庞大的压力,眼神再一次朝秦浩望去。

这种变局,当即让齐小瓜他们身心颤抖起来。

段子绝隔着武斗台数千米,亦能感受慕容紫俊身上散发的恐怖力量。

在这种压倒性的力量下,他自问挡不住对方的一指头,一旦交手,下场会比被轩辕无极击败时更加的严重。

“小子……”

“秦浩!”

“主人,可要撑住啊!”老妖,丹玄,叶龙渊紧张的脸颊狂流冷汗。

但看秦浩,面不改色,甚至嘴角泛起一丝嘲讽,指着慕容紫俊道:“这便是的底牌吗?”

“没错,这就是我的底牌了,怕了吗?”慕容紫俊回道。

他坚信,秦浩是在故作淡定,内心一定慌成一团。

毕竟连周悟道也变了脸色,说明他此刻有足够的分量引起周悟道的重视,秦浩岂有不害怕的道理。

“哈哈哈,我秦浩阅人无数,见过蠢的,像这种比猪还蠢的,真是头一次见。没错,现在的确实很强。正常情况下,足够吓跑比我等阶更高的武者。但可惜啊……”秦浩摇摇头:“就算再厉害,哪怕晋升到巅峰元尊,甚至突破到皇级去,可一个快死的元皇,又有什么用呢?”

秦浩摊开手!

慕容紫俊现在是外强中干,刚才一战,基本上被齐元打掉了半条命。

所以说,一个重创的六阶元尊,哪怕是一个重创的元皇,若连呼吸一口气都有困难,还能指望他干什么事?

“所以说,真是蠢得不可救药,白白浪费了爹燕帝,为准备如此神奇的丹药!”秦浩道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齐小瓜在场下抱着肚子狂笑不已,简直笑得眼泪快流了出来。

段子绝绷紧的神经在一瞬轻松,脸上终于回归一抹笑容。

没错,慕容紫俊若是不受重伤,此刻难产无比。

关键是……他体内还残留着齐元的黑龙气,连压制伤势都困难,哪来的力气作战。

并且他这种被元魂重创的伤势,即使服用最美妙的丹药,没个十天半个月,不可能恢复。

十天半个月能恢复过来,已经是段子绝给予慕容紫俊最高的评价。

“我们被他外在的强势吓住,竟忽略了他的弱点,这份眼力,不如秦浩!”段子绝真的甘拜下风了。

伴随与此,台上的慕容紫俊却脸色大变,因为他的阴谋没有得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