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洞之上,东神域宗家。

荒池上各家族长、长老们纷纷占据一个位置,他们围绕着黑洞施展灵力,灵力相融结成一座座阵法将黑洞层层封印起来。

小五、宗一海和宗澜他们站在一旁看着。

宗一海频频回头看向小五,不等他问,小五皱眉开口:“还没回讯。”

“这么久,还没回讯?神明这么难联络的吗?”宗一海心急如焚,坐立难安。

小五金碧色的眼眸暗了暗,她也很急,但联络神明迟迟没有回应,催也没用。要是她有那个实力去找神明,早就亲自动身了,哪儿需要在这里焦急难安的等待。

盯着族长、长老们封印黑洞,小五深呼吸,握住了拳头。

就在这时,熟悉的,冷冷没有温度的声音传入耳中。银罗说道:“别担心,崽崽们没事,已和九丫头、阿越会和了。”

“神明!”小五惊喜的出声,引众人看过来。

扭头一看,神明银罗不知何时来的,静静站在小五身边,神圣强大的威压震慑众人不敢直视。

众人又惊又喜,松了口气急忙行礼:“拜见神明!”

“神明,淮初和无忧都没事对吧?他们都会和了?现在在哪儿?您能帮他们离开放逐之地吗!”小五等了这么久,热切的看着银罗,克制不住一堆的问题想问。

日系风格少女白色飘逸长裙烂漫花园清新写真

银罗对她点了点头,开口:“都好好的,没事。也无需我帮他们,他们此刻已经出了放逐之地。”

“真的?”小五惊喜的蹦了起来。

高兴的转圈圈,小五握拳骄傲的说道:“不愧是主人和墨撩撩!我就知道他们有办法的。出了放逐之地真是太好了!”

“请问神明,他们出了放逐之地,那此刻在哪儿?我们去那找他们会和!”宗一海悄悄抬头,小心翼翼询问道。

小五也问:“离这儿远吗?我一直在联络主人,可是一直联络不上,毫无感应。”

银罗回答:“他们在南神域。”

瞬间场一静,大家都有点傻眼。

南神域?

从东神域进的,却南神域出来,这么远?

银罗抬眸漠然看向宗族长一众,银罗说道:“其余人也在南神域。”

各族都松了口气,激动不已。

太好了!进去的人都好好活着出来了,虽然是在南神域,但只要活着,离得远不是事。等他们回来就好!

至于不是每个人都活着出来这事,银罗没有提,她来这儿只是因为收到了小五的消息,还有处理黑洞一事。别的,与她无关。银罗抬眸冷冷看着黑洞上的封印,封印已有数十重,但在银罗眼底弹指可破,脆弱不堪一击。高阶神帝境界破不了,但只要再来一个有特殊血脉的,如苍龙、如荒凤等族

,仍旧轻而易举就能打开黑洞。

银罗轻轻挥手,“你们都退下。”

微风拂面,眨眼瞬间所有人都被送出了荒池。

众人瞬间明白银罗这是要做什么,当即激动的升空而起,飞到高空中眺望荒池方向。人人目光热切激动的看着银罗出手,神明出手,即便是封印也能让人受益无穷!

银罗亲自封印黑洞,从此后,万年内黑洞都是安的,不会再打开。

万年后,时间会影响封印的力量,到时还需再来加固封印。

银罗封印好后,留下一个记号,万年后,她来穹蒙来,或者九丫头他们夫妻来都可以。

封印好了,银罗一步迈出站在小五面前。银罗是神圣高不可攀的冷漠,无情证道,眼眸中没有一点温度。只有开口时,对小五说话有一点浅浅的温和,银罗说道:“回苍九宗等着吧,要不了多久,你们会收到消息

。”

“好!谢谢神明来一趟,我明白了。”小五抬起头,一脸欢喜轻松的笑容。

有银罗这句话,她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!银罗说完便走,谁也没看清楚银罗是如何离去的,就像太阳下的幻影,眨眨眼便消失不见。要不是他们换了个位置,荒池中黑洞也消失不见,一切恢复原样,他们险些以

为是一场幻觉。

虽然银罗已经走了,古族族长、长老们还是恭敬有加的行礼:“恭送神明!”

“呼,太好了,宗一海我们回苍九宗去等着吧。”小五说道。

宗一海连连点头。

这时宗族长皱眉喊了声,“等等。”

“爹,你答应过宗主的!不能宗主不在,你就出尔反尔把我扣下来吧?”宗一海扭头,惊恐的看着宗族长说道。宗族长嘴角抽了抽,气的瞪了宗一海一眼,说道:“逆子,你就这样想的?哼,为父是让你和君五姑娘稍后再走,这场意外终究是我宗家没办好,宗家有错,理应赔罪送礼

。”

宗族长看向小五,君九他们都不在,就小五这个能做主的。

宗族长客气诚恳的道歉,“还请君五姑娘稍后两天再走,我宗家定备上一份厚礼,再让我儿宗澜亲自送你回苍九宗。”

“好。”小五点头答应。知道两个小家伙没事,也和主人、墨撩撩顺利会和,还出了放逐之地,小五轻松自在,也不着急了。等主人他们从南神域回来不知要多久,她先回苍九宗和大家一起将宗

门管理好好的,等主人他们回来。

……

南神域。

放逐之地和南神域连接的出口在荒野沙漠之中。

烈日沙漠,干燥炙热,令人不适。但对于刚从放逐之地出来的,炙热干燥很好的驱散了放逐之地的邪恶阴冷,灼热烈日也将无边黑暗赶走,整个人轻松不少。

君九和墨无越他们抬头,神识一扫,三百里外就有一座繁华城池。

“出口还没合上,我们后面好像还有人。”夏羽凤小心翼翼张嘴,提醒道。

君九他们转过身看向背后的裂缝,黑暗无光,就像是放逐之地一样阴暗危险。有人在后面?

君九第一个想到大九,但立马又否决了,大九要找元卿。没找到之前,是不会出放逐之地的,那跟在他们后面的会是谁?

嘭嘭——

几道身影从裂缝中晃出,嘭的脸朝下砸在沙堆上,一动不动,只剩大口大口喘气。君九他们对视一眼,神色淡漠,原来是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