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大金表也清醒了几分,眯着眼睛连连点头:“不错不错,真是没想到这种地方还能碰到这样的货色,今天晚上算是来着了!”

“一看这娘们儿样子就是刚毕业没多久的,肯定嫩着呢。”

说着,他便漫不经心地顺手抓起桌子上的花生壳,朝江可扔了过去。

本来江可跟孟川正有说有笑的,突然觉得脑袋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,顿时“唉哟”一声。

孟川脸色一凝,顺着花生壳飞过来的方向看去,便看到大舌头搀扶着大金表踉跄着往自己这桌走了过来。

大金表并没有先动江可,而是直接手搭在了孟川的肩膀上,坐在孟川旁边,从兜里拿出一大沓钱摔在了孟川面前。

“臭小子,今天你的酒钱老子帮你付了,剩下的钱拿着滚蛋,我陪你旁边这女孩喝几杯。”

其中意思不言而喻——要么拿钱滚蛋,要么老子整死你。

孟川面沉如水,对于桌上的钱看也不看一眼,眯起眼睛打量着自己面前这个不知死活的青年,扬了下嘴角说道:“不好意思,这位是我女朋友。”

大金表急不耐烦地一摆手说道:“老子当然知道这踏马是你女朋友,就玩儿一玩儿而已,你怕什么?”

那个大舌头也在一旁,帮大金表假架势道:“臭小子!你哪来这么多话?金少爷让你滚蛋,你乖乖拿了钱滚就是了!你女朋友被金少爷看上是你们俩的福气,再唧唧歪歪的小心金少爷让你们两个家破人亡!”

面对二人的威胁,孟川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语气冷了几分:“我想二位误会了,我说这句话的目的只是为了告诉你们,一会儿你们躺在地上求饶的时候,到底是因为什么挨的这顿打!”

清纯美丽mm田间写真图片

孟川话音一落,手已经攀上了大金表的后脑勺,下一秒大金秒的脑袋便与面前的桌子来了一个亲密接触,顿时桌子被砸的四分五裂,大金表也满脸是血躺在了地上。

一旁的江可顿时想要拦住孟川,但是一想自

己川哥的这脾气,此时动手也不足为奇。

很久之前自己还在医院的时候,被主任和副院长灌了酒,他们的下场比眼前这位金少爷可是要凄惨的多。

孟川顺手从旁边桌子上扯过一张纸巾来擦了擦手上的血迹,淡然道:“你们的钱还是留下赔给人家酒馆吧。”

“真是在家娇纵惯了,到外面谁会惯着你呢!”

随后,孟川搂过江可道:“好好的雅兴被这群人给搅和了,咱们去找小童换个地方吧。”

江可也不想生出太多事端,于是连忙点头答应。

可是回过神来的大舌头自然不愿意放任孟川和江可就这么离去。

他连忙过去将倒在桌子碎屑中的大金表扶起来,同时高声大叫道:“快来人哪!金少爷被打了!快过来帮金少爷打死这个动手的臭小子!”

刚才孟川动手的时候,巨大的动静就已经惊动了酒吧里其他的客人,那些客人纷纷脸色大变,还没结账就要往外跑。

然而随着大舌头的一声大喊,酒吧门外那四个保镖便冲了进来,一些想要向外逃跑的顾客被这四人极其粗暴地推倒在地。

而他们四人并没有在意这些无辜的顾客,进来之后便开始寻找大金表和大舌头的踪迹,同时为首那大汉口中怒喝:“到底是谁敢打我们金家的少爷?!”

孟川感知一下便知道这四人竟然都是高手,其中三人都已经进入玄劲境,而为首那人更是玄劲境后期,已经臻至圆满。

这等高手放眼京城也不简单,看起来这所谓的金少爷看起来像是个废柴一般,实际背景可能要比自己想得更为惊人。

然而对于孟川来说,不管此人的背景有多么雄厚,在他主动挑衅将花生壳砸在江可脑袋上的那一刻起,今天这顿打他就挨定了,通神者来了也挡不住!

那金少爷似乎有点儿修炼基础,加上孟川刚才一击并未使出多大力道,此时他虽然满脸是血,但还是摇摇晃晃地站稳了,捂着自己

脑袋上鼓鼓流血的伤口,气得宛如狮子一般指着孟川咆哮道:“来人!给我动手打死这个小子!”

“妈的,敢在京城动我!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,也不去打听打听我金家在京城到底是个什……”

这位金少爷狠话都没有放完,便看到他随身带着的四个保镖冲向孟川,连手都还没来得及出,便被孟川抬手一指打出的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撞飞出去,倒在地上吐血不止,都昏厥了。

“你金家在京城是什么?你现在告诉我。”孟川弹完一指之后,索性还真就不走了,而是转身两步便来到了这位金少爷面前。

大金表已经被刚才孟川出手的一幕吓得肝胆俱裂,眼见这杀神来到自己面前,当即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。

大金表心里可是清楚,虽然自己成天混吃等死,但是这四个被父亲派来保护自己的保镖可个个都是高手。

之前多次他不管做出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,凭借这四个保标都能将对方教训一顿。

而刚才这人竟然一个弹指隔空就把自己的四个保镖给废了,这还是人吗!

不过他一想自己出身豪门,整个京城没有人不卖自己几分面子,索性壮着胆子直接顶撞孟川,呲牙说道:“臭小子,我警告你!我可是出生金家,别以为你打赢了我那四个保镖,我就会怕你!”

“你要是敢动我一下,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回头我父亲跟我大姐定然要让你……”

“啪!”孟川直接一个耳光响亮地抽在了大金表的脸上,然后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我现在动你一下了,你父亲跟你大姐能怎么样?”

“你、你……”大金表被抽得满眼金星,捂着自己的脸直接就懵了。

这人怎么这么不讲规矩?每次自己狠话放到一半儿,就会被他给一耳光抽回去。

孟川自然也不惯着他这个那个,又是一个耳光抽在了他另外一边脸,冷笑道:“现在我动你两下了,你大姐跟你老子怎么还没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