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峰作为武林之中首屈一指的超级高手,其野外求生能力自然也是极强。踏上石桥之后,只是瞧了一眼北斗方位,便知时刻尚早,才不过二更时分。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,喃喃说道:“为了要报大仇,我竟这般沉不住气,居然早到了一个更次。”

他一生中与人约会以性命相拚,也不知有过多少次,对方武功声势比之段正淳更强的也着实不少,今晚却异乎寻常的心中不安,少了以往那一股一往无前、决一死战的豪气。

立在桥边,眼看河水在桥下缓缓流过,心道:“是了,以往我独来独往,无牵无挂,今晚我心中却多了一个阿朱。嘿,这真叫做儿女情长、英雄气短了。”

想到这里,不由得心底平添了几分柔情,嘴边露出一丝微笑,又想:“若是阿朱陪着我站在这里,那可有多好。”

他知段正淳的武功和自已差得太远,今晚的拚斗不须挂怀胜负,眼见约会的时刻未至,便坐在桥边树下凝神吐纳,渐渐的灵台中一片空明,更无杂念。

蓦地里电光一闪,轰隆隆一声大响,一个霹雳从云堆里打了下来。

“轰隆!”

距离石桥里许之外的一株柳树之下,此刻正悄然站立着一男一女。

男的身穿一袭漆黑色的飞鱼服,头戴官帽,背后则是背着一把金光闪闪的雕龙佩剑,少女穿着一身翠绿纱衣,梳着可爱的双马尾,静静的站在男子身边,显得十分乖巧。

随着闪电的光芒将天地照亮一瞬,也让青年男女那朝气蓬勃的相貌,在这一刻变得清晰起来。

紧跟着雷神大作,少女顿时打了一个哆嗦,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男子的手臂,怯生生的说道:“我有点害怕。”

夜未明感觉到手臂一紧,也从其一双柔夷之上感觉到三月内心的紧张,不禁感到有些好笑的问道:“你怕打雷?”

雪肤绒绒女生俏皮迷人

“那倒不是。”三月摇了摇头,还是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我只是感觉这样的气氛有点儿吓人,好像天地都在预警,有着什么可怕的事情将会发生。”

“难道萧峰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吗?”

夜未明闻言却是轻轻摇头,口中说道:“天地异象这种东西,除非一些特别具有代表性的祥瑞或是凶兆,比如风扯旗碎、雷劈石碑神马的都是大凶之兆,更多的异象,其实都有着各种不同的解读方式。”

“你我从殷不亏的攻略里知道了剧情的发展,自然认为此刻打雷下雨是凶兆。但若是站在萧峰的角度,又何尝不能将其理解为自己大仇得报,父母在天之灵得以告慰的一种洗涤?”

三月知道夜未明所言有理,但在犹豫了一下之后,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你真的不打算再去劝劝他?”

夜未明表情严肃的轻轻摇头:“执迷不悟,说什么都没用。”

三月还想在说些什么,但却听夜未明忽然开口说道:“来了。”

三月闻言立刻朝着前方看去,却见通向小镜湖的路上一人缓步走来,宽袍缓带,正是段正淳。

或者更准确的说,此人应该是阿朱才对!

因为段正淳好歹也是一个100级出头的剧情BOSS,即便在《一阳指》上造诣有限,但行走坐卧之间自然而然表现出来的气度,却并不是阿朱可以模仿到无懈可击的。

这样细微的破绽,远在里许之外的夜未明看得出来,按理说强如萧峰,在近在迟尺的情况下完全没有理由看不出来。

但可惜的是,现在萧峰的心境已经被仇恨影响,而这份仇恨蒙蔽了他都的双眼,远没有平日里的那份冷静与机警。

这时,却见假扮成段正淳的阿朱已经缓步走上石桥,并在距离萧峰掌许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,随之深深一揖,然后两人便这样交流了起来。

正如萧峰听不到夜未明与三月的窃窃低语,在这样距离之下,即便以夜未明的洞察能力,也同样无法听到桥上的两个人在说些什么。

但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与当年雁门关一役,以及后来乔三槐夫妇被害,以及玄苦遇袭的事情有关。

说话间,又是数到闪电划过天际,轰隆隆的雷声响成一片,黄豆大的雨点忽喇喇的洒将下来。

这时,却见萧峰猛地向前跨出一步,左手一圈,右掌呼的一声击了出去。

“呀!”

眼见得注定的悲剧即将发生在眼前,三月吓得惊呼一声,连忙再一次抓紧夜未明的手臂,闭上眼睛不敢去看。

而夜未明则是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原地,平静的看着桥头之上的萧峰与阿朱,眼神之中不带有一丝波澜。

电光一闪,半空中又是轰隆隆一个霹雳打了下来,雷助掌势,萧峰这一掌击出,真具天地风雷之威,砰的一声,正击在阿朱假扮的段正淳胸口。

萧峰的全力一掌就连扫地僧都挡不住,更何况是身体柔弱的阿朱?

遭此一击,顿时立足不定,直摔了出去,“嘭”的一声撞在青石桥栏杆上,软软的垂着,一动也不动了。

直到这时,萧峰才发现有所不妥,连忙纵身上前,抓住对方后领提了起来,却是登时心中一惊,耳中轰隆隆雷声不绝,大雨泼在他脸上身上,竟无半点知觉。

便在此时,闪电又是一亮。

萧峰伸手到“段正淳”脸上一摸,着手竟是一堆软泥,一揉之下,应手而落,电光闪闪之中,他终于看清了眼前之人的相貌。

随之,便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响彻四野,即便是身在里许之外的夜未明与三月,也听得异常真切。

“阿朱!”

听到萧峰的哀嚎,三月紧握夜未明的手臂必有得更加用力了几分,夜未明甚至能够感觉到丝丝带着冰寒毒素的内力,从被三月捏着的手臂之处涌入体内,不过立刻便被他体内那澎湃无比的九阳真气化解与无形。

拍了拍三月的肩膀,夜未明低声安慰道:“不要怕,有我在。”

三月则是将头紧紧的贴在夜未明的肩头,有些抱怨的说道:“阿明,你怎地这般心狠,明明有能力阻止,却偏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?”

夜未明则是直到此刻,方才无奈的开口解释道:“其实以我的手段,想要阻止眼前这么一幕发生,的确有着很多的方法。”

“比如说在两人见面之前提前制服阿朱,然后带着阿朱去见萧峰,相信萧峰就算再如何犯浑,见到阿朱穿着段正淳的衣服,也肯定会追问个中缘由。”

“除此之外,也可以让刀妹扮成段正淳的模样,在关键时刻召唤丁春秋来顶雷。因为根据原著中的描述,眼前这一幕,阿紫就躲在附近偷看来着,绝对符合召唤丁春秋的要求。”

“或者还可以让刀妹将我易容成段正淳的模样,虽然不能学着段正淳的声音说话,但《一阳指》保证比段正淳用得还好。”

“亦或者可以尝试接纳牛志春的意见,让忽悠阿紫假扮成段正淳的模样前去送死……”

“反正,如果只是针对这一幕的剧情来见招猜招,简直有着太多的手段可以阻止阿朱的死亡了。”

微微一顿,夜未明语气凝重的说道:“但我之前所说过的所有办法,都有一个共通的缺点,那就是治标不治本!”

听夜未明说出这些方法,三月终于相信他知道现在还依然成竹在胸,于是放下了原本紧揪着的一颗心,松开夜未明的手臂问道:“什么治标不治本?”

夜未明悠然说道:“我之前察觉到萧峰今天的状态有异,便立刻联系殷不亏,要了一份记载了萧峰所有生平事迹的详尽攻略。当然,只限于他所知道的部分。”

“我在拿到这份攻略之后仔细研究,再结合他之前给我的天龙剧情流程攻略,以及自己切身参与过的一些剧情,终于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”

“说起来,还要多亏了我之前便将《佛法》修炼到第10级的圆满境界,才能透过这重重迷雾,看穿事情的本质。”

三月听了他的解释,反而是越听越糊涂了:“这和《佛法》又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本质上的关系。”

夜未明沉声说道:“你应该也知道《天龙八部》这个故事,本就是来自于佛教之中‘天龙八部’的传说,而书写这个故事的金大师,既然能被奉为武侠宗师,自然有其不同寻常之处。事实上,整个《天龙八部》的故事看似只是描写了一段江湖上的恩怨情仇,实则却是与佛教中的许多典故息息相关。”

“在佛教之中,有着三毒之说,即:贪、嗔、痴。”

“而这三毒,刚好对应着故事里的三个主角,萧峰所代表的正是嗔。”

将内力运至双目,即便相隔里许,夜未明也能看到萧峰抱着阿朱,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。见到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落得如此境地,夜未明眼底除了怜悯与同情之外,更多却是欣慰和期许。

并没有让眼前的一幕影响到自己的言语,夜未明平静的继续说道:“其实萧峰的‘嗔’,远不是在此刻方才产生的,甚至都不是在杏子林前后种下的,而是在更早的时候,便已经深深的埋藏在了他的心里。”

微微一顿,又继续说道:“在殷不亏最新发给我的资料里,曾经通过萧峰给阿朱讲故事的方式,讲述过萧峰第一次杀人的经过。说的是他小时候,父亲生了重病,母亲带着他和钱去请大夫,但大夫却是极度的嫌贫爱富,不但不肯给他们致病,甚至还踹了他母亲一脚。”

“在这个过程中,原本藏在萧峰身上的二两银子,也弄丢了。结果当天晚上,萧峰便悄悄跑去镇子里,将那个大夫给杀了。”

“而萧峰给出的解释却是,他杀人除了对方踢了他妈妈,也因为对方累他受了冤枉,萧峰当时便承认,自己一生之中最受不得冤枉。”

深吸了一口气,夜未明继续说道:“所以,萧峰每次受到冤枉,都极容易暴怒、失控。”

“当然,这种失控是有限度的。在我们看来,他在盛怒之下一些略显出格的举动,非但不会引起我们的反感,反而会觉得他值得同情。”

“毕竟,他的嗔虽然强烈,但仔细品来,却是从来都没有做错过什么事。”

“之前在少林寺一役之后,我机缘巧合下化解了聚贤庄之劫,此事当时觉得圆满,但也导致了萧峰心中积蓄下来的嗔毒之火无处发泄,以至于今天在小镜湖的表现,比原著之中还要更加的偏执一些。”

“而想要剿灭他心中的嗔毒之火,就必须要用阿朱的血,才能让他彻底的清醒过来。任何其他投机取巧的方法,虽然可以化解一时的危机,但却只会让他内心的嗔毒之火变得更加猛烈,直到最后无人可以阻止的时候,将他彻底毁去。”

三月听的一愣一愣的,不禁有些咋舌道:“阿明,你这个说法,是不是太玄乎了一点。”

“不是我的说法玄乎,而是《天龙八部》的故事本就是这么的玄乎。”夜未明也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,那么同理,想要化解萧峰这种源自佛教典故之中的宿命,就必须要从《佛法》之中寻找答案才行。”

“在天龙八部的故事之中,萧峰的一生代表着八部中的天部,天部在临死之前有着天人五衰,而萧峰的最终结局则是哀莫大于心死。”

“所以,阿朱既是救赎萧峰的女神,也是导致他最终悲壮结局的最大症结所在。”

“面对这种左右为难的局面,一般人是根本找不到化解之法的。”

三月听到这里却是忽然眼前一亮:“阿明你可不是一般人,一定可以办到一般人办不到的事情吧?”

听到美女的夸奖,夜未明也感觉心里十分的舒坦,于是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道:“我的办法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。只不过一旦使用这个方法,我自身也会因此付出不小的代价,所以一直都被我列在面对最糟糕局面是,才有可能会用到的下下之策。”

“只不过在经过之前的深思熟虑之后,我才恍然发现,原来这才是唯一一个能够化解所有矛盾的可行之策。也是真正的上上之策!”

三月听到夜未明居然要为此付出代价,于是连忙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代价?”

夜未明摇头安慰道:“你用不着为我担心,舍得舍得,有舍才有得嘛。”

眼看着萧峰已经抱起阿朱的尸体站起身来,似乎是要找寻安葬之地,夜未明立刻拉起三月的手,一瞬间将身法发挥到了极致,在龙吟声中,顷刻之间已经拦在了萧峰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