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九儿觉得他做得好,好在哪里?”墨无越微微眯眸,专注看着君九。

君九开口:“其一,震慑住来使,才能叫他们不敢胡言乱语。其二,将主动权握在手中,对上三大学院也不会处于弱势中。其三,他们都在尽自己的力量保护我,这让我很高兴。”

前世,她身为华夏最顶尖的医生,东西医学界都难不倒她。圣手君九之名谁敢欺?打她主意的人更是坟头草三尺,久而久之只有别人畏惧她妒忌她,无人保护她。

君九手撑着下巴,眉眼含笑。现在她才发现被人保护的感觉,很好!不管她需不需要,都能让她感到以前从未有过的快乐,比让她吃尽天下美食还要快乐。

两根手指勾住君九下巴,让她转头对上墨无越的眼睛,幽暗和璀璨矛盾的糅合,像是黑夜的星空美的让人无法拒绝。

墨无越开口,低沉性感的嗓音似美酒,入耳既醉人。他说:“他们只能护你一时,而我能护你一生一世。”

“喵~”小五幽幽的喵出声,肉垫子捂脸。又撩妹,真是没眼看了!

然后它就被墨无越点指,一股力量包裹成球直接扔出屋子去。既然没眼看,那就别在这儿当电灯泡喵。被扔出去丢在草地上还滚了两圈的小五飞窜起来,它扭头刚要冲回去又停下了,在回去挠墨无越一脸和拒绝吃猫粮中,小五选择了第二个。主人脱单是好事!它还是当个安静的美喵,不当电灯泡。主要原

因还是打不过墨无越。

眼见喵是一去不回,君九拍开墨无越的手。“师父本来就该保护徒弟一生一世,这有什么出奇的?你说对吧,师父?”

“对。”墨无越笑了,邪气勾唇。

师父保护徒弟是应该的。那种花得花种瓜得瓜,他种下一枚徒弟,来年成熟就可以收割当媳妇,也没问题不是吗?

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

话题突然偏到没边,君九又拐回来。开口:“继续说三大学院来使。他们来的正和我心意,本来我就要去三大学院,现在不用费心思,名正言顺的去。”

墨无越没有问君九为什么要去三大学院。他直接开口阐述原因,“小九儿是为了炼体术第四层。”

“对!炼体术第四层只是一个原因。第二个原因,我要杀了红罂!”君九眸光一戾,杀气翻涌。红罂必须死!否则她能命令丹宗,剑宗和沧海宗联手逼迫天武宗,就能再想出第二条毒计对付天武宗。

天武宗是她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师门。宗门上下,人人真诚真心的保护她,君九不允许任何伤害它。

接下来,卿羽天天亲自作陪,盯着三大学院来使去收集证据,调查灭丹宗等的原因和真相。有卿羽盯着,动不动拳头武力威胁,三大学院一群来使是彻底怂了,再也不敢甩威风摆架子。

君九也在这个时间,专心炼丹。灭丹宗给出去的报酬,几乎掏空了君九在云重锦那里一半的丹药存量,所以她需要再准备更多,以供应拍卖会拍卖。

时间眨眼半个月过去,三大学院的来使被卿羽盯得,人人都

瘦了十斤,一个劲的催促要回去了!

他们甚至都不在乎卿羽和君九去不去。要不是周蝶长老和何尚在住处盯着,他们恐怕一早就自己跑路了。可见天武宗给他们留下了深深的阴影。

现在所有人都齐聚一堂,将宝堂大殿挤得满满当当。

君小蕾双眼水汪汪的看着君九,开口委屈:“九姐姐真的要去三大学院吗?我们不怕三大学院威胁,九姐姐不要去好不好?”

“对啊君姑娘!现在天武宗是最强的,还有我混元宗联盟。三大学院就算手再长,也管不了我两宗十国吧?”云乔开口,眉头紧锁一脸的不舍。

云重锦张了张嘴,却最后什么都没说。